我是个既享受孤寂,又害怕孤独的人。这似乎是个矛盾体的结合。可我实实不喜欢到人多的地方,

喧嚣的气氛让我的手都似乎无处安放,在没人的田野我就有了回家的感觉,

我觉得我的上上一辈子也绝对是在山里长大的孩子,我的梦里从来没有关于城市的一点讯息。

尽管也在城市里生活了好长的年月,我的心里都在抗拒这钢筋混凝土没有归属感的感觉。我就是个土生土长的山里人。